丘运达回首ISA‧被扣日子最难熬‧算果核打发时间

2020-06-15

丘运达回首ISA‧被扣日子最难熬‧算果核打发时间(霹雳‧怡保16日讯)曾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60天的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简称抗毒委员会)主席丘运达说,虽然抗毒运动困难重重,但最难熬的日子还是他被政府援引内安法令扣留期间,那一段日子,他在扣留室里过着非人生活。“当时,我被关在一个面积只有6呎乘10呎的扣留室里,就连大小解和洗澡都在这窄小的扣留室里‘进行’。”过非人生活丘运达当初是参与怡保红坭山反辐射抗毒运动而受到对付,他说,向来不喜欢唱歌的他在被扣留期间,为了打发时间,不断啍唱着《坚持斗争》的激励歌曲,甚至在吃完家人送来的水果后,收起剩下的果核,有空就拿出来计算一下,或者把果核丢来丢去。“我被扣留期间,一直是单独一人被关在霹州警察总部的扣留室里,警方禁止我和隔壁其他扣留犯说话,也未提供报纸和杂誌,即使允许家人探访我,每次的见面时间也不超过15分钟。”他披露,警方每天提供的食物是咖哩汁捞饭和一条香蕉,如果警方要盘问他,就会给他最爱吃的大包和大苹果。现年67岁的丘运达当年为了反辐射抗毒运动,而带领怡保红坭山居民发动2万人的示威活动,结果于1987年茅草行动被警方逮捕,2个月后被无条件释放。“我被关在扣留室时,经常被警方以精神轰炸的方式进行盘问,多名警官轮流问话,让我在缺乏睡眠的情况下,连续被盘问长达78小时。直到有一次,我起身準备上厕所时,整个人突然失去平衡昏倒在地面,警察才让我睡觉和休息,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夜。”被扣意志力更坚定他认为,当时极为煎熬的牢狱生活,也令他明白到物极必反的道理,他知道政府扣留他是希望击退他决定率领反辐射抗毒运动的意志力,但是他的意志却反而变得更为坚定。他曾经理直气壮地告诉盘问他的警察,他绝对不会因为被捕而退下,即使他不在前线领导,他也会在背后给予支持。“我被警方释放后,就转向幕后率领村民与在怡保红坭山提炼稀土和埋藏辐射性废料的亚洲稀土厂继续抗争及谈判,我当时甚至被警方警告不能在公众场合发言。”忧废ISA换汤不换药对于首相废除内安法令的宣布,丘运达深表欢迎,但他也对政府将会拟定新法令保护公共安宁及安全,以及仍未废除的紧急法令一事有所隐忧,担心废除内安法令只是政府一种换汤不换药的方法。“首相聆听民意是作为领导人好的态度,至少大马不会再有一个一旦有人被指威胁国家安全,就可以在不用证据及不用上庭审讯下拉开扣留行动的内安法令。”他认为,对于威胁国家安全,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诠释和看法。他说,他当年参与抗毒的社会运动,便有心理準备,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被政府扣留,他深深知道自己没有威胁国家安全,他抗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人民和国家,可是最后还是被捕。“虽然政府废除内安法令,可是紧急法令依然存在,对于人民来说,还是存有隐忧;如果国家要提昇民主和言论自由,就必须一起完全废除内安法令和紧急法令。”再也古玛:应废紧急法令曾遭紧急法令扣留28天的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希望政府在废除内安法令后,也取消同样残忍的紧急法令。针对首相宣布即将废除内安法令,由2项新的法令取而代之,他先是感到高兴,可是不安的感觉接踵而来,他担心新法令只是“换汤不换药”,所以希望政府能说到做到,真正让人民远离不人道的法令。再也古玛指出,他对首相纳吉週四的宣布仍有所保留,如果首相兑现承诺,早日及真正地废除内安法令,他会很高兴,因为内安法令是一项很不人道,且已过时的法令。“我获得知这项消息时,直觉告诉我,这是国阵在替下届全国大选舖路,但我并非不信任政府,而是认为政府有必要儘快说明替代法令的细节,若新法令只是一种换汤不换药的法令,那政府只不过是替内安法令冠上另一个新名字后重新出发。”提及政府一度担心内安法令及紧急法令被废除后,会威胁国家和平安宁,他认为,这2项法令目前在大马也不见得能成功发挥作用。“国内罪案连连,很多时候执法单位都对犯罪集团首脑束手无策,落网的都只是‘小鱼’,这2项法令根本就可有可无。”他说,内安法令与紧急法令非常像似,分别在于对付的目标人物与可以援用法令的执法单位。“区域性的执法单位一般可以援引紧急法令对付扣留者,如地方上的犯罪份子,但内安法令则必须通过全国总警长及内安部长颁布。”此外,再也古玛也是社会主义党创办人,目前担任中委一职。他提到,废除内安法令是该党的奋斗目标,随着政府宣布废除内安法令后,该党或举办一系列的庆祝会,惟一切细节必须待党中央领袖通过才能定夺。黄家和:新法令须不违原则执业律师黄家和说,他希望政府在废除内安法令之余,同时也能废除其他未经法庭审讯便可展开扣留行动的法令,这包括紧急法令,以确保新制定的法令未违反或抵触这项原则。黄家和也是社青团副总团长暨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他说,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是在有关公共秩序与防範罪案的紧急法令下被扣留,这是最常见和受到关注的紧急法令之一,为1969年由最高元首根据大马联邦宪法150条文颁布紧急状态下所制定。“国会于1979年通过紧急(基本权力)法令,并大致归纳了之前各项紧急法令的功用,如今,政府欲废除150条下颁布的3项紧急状态,但却浮现另一个问题,在解除紧急状态后,政府会否也解除紧急法令,此外,政府当初用以扣留再也古玛时所援引的紧急法令又是否还有效?这一点,将会引起法律界人士的探讨。”提到内安法令,他解释说,这项法令是于1960年获得国会通过,主要目的是对付共产党与颠覆份子,警方可以先扣留涉及者60天,在获得内长批准后,警方可再把有关扣留期延长两年。“这是一项未经审讯可扣留他人的法令,曾遭在野党国会议员极力反对,包括已故的国会议员辛尼华沙甘。”他说,如今政府在联邦宪法149条文下制定2项反恐法令,以对付颠覆活动、有策划性的暴力行动及刑事犯罪活动,虽然扣留期限比起先前短,但恐怕这还是一项未经审讯即可扣留他们的法令。“虽然政府声称这些法律不会被用作对付政敌,但因有关法案尚未提呈,所以,这些新法令的内容至今还是个谜。1960年通过内安法令时,联盟政府也曾在国会内保证当局只会以内安法令对付共产党及颠覆份子,但过去多年来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在野党领袖却不计其数。”【热点新闻:废内安令‧放宽集会】‧2011.09.1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